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宅修游歷記

第020章 誰干的

    刺眼的雷光掩蓋下,一道微弱的暗芒,在旁人無防備的情況下,快速地飛向正承受著雷劫的趙通天。

    本來渡劫時,旁人就不能靠渡劫之人太近,更不該插手干預,不然,極有可能干擾天雷的落點,更有可能令結丹不完滿。故而,不論徐道人還是譚掌門,那些真正關心趙通天的人,為了更好地防范及保護趙通天,他們自發分散著站在離趙通天不過遠,也不算近的地方,想不到還是出事了。

    那黑芒悄然而發,速度極快,當徐道人發現時,它與趙通天之間的距離不過咫尺。徐道人直覺要以劍氣擊落,但黑芒微小,距離趙通天又過近,他沒把握劍氣不會影響到正在渡劫中的大徒弟的心神,發生不可逆轉的傷害,那恐怕比直接殺了他還可怕!

    徐道人進退兩難,趙通天命懸一線,蒼炎派不論南北兩派都心驚膽戰,元蠡真人愉快地勾起了嘴角。

    但是,還沒等他嘴角的弧度完全成形,場中異變又生。

    只差一寸就能扎進趙通天心窩的暗器,忽然拐了個方向,帶著對任務目標的強烈不舍,像被什么強拽著一樣,越飛越遠,越飛越遠……

    好像做夢一般,徐道人不敢置信。呆了好半晌,終于發現,這是真的,大徒弟沒遭暗算,他沒出事!

    等著看好戲的元蠡則不高興了。他現在很想知道,是誰干的“好事”。

    危機過去時,正巧雷劫也結束了。結丹而已,天雷隨意劈了趙通天一通,收工回家。

    云消日出,成功渡劫、晉升金丹的趙通天站了起來。此時,他身上的氣息已經與以前有所不同。嚴格來說,不管是練氣還是筑基,都算不得什么,唯有結丹以后,修士才真正跨入了修仙之門,開啟真正的修仙之旅。

    新鮮出爐的金丹修士趙通天,第一時間看向他自己的劍。此時再看這把陪伴他多年的劍,他很清晰地感受到了劍在對他回應著什么,有因他進階而生出的喜悅,更有因他領悟劍意而迸發出的更強烈的戰意。

    “大徒弟!”徐道人急忙趕過去,滿眼都是欣慰、喜悅,口中卻只道出了三個好“字”。

    “師父。”趙通天面色鄭重,抱拳謝道:“謝師父為徒兒護法。”

    “提什么謝字,你可是我大徒弟!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此時,譚向川也領著南派的人圍上去祝賀。因著徒弟大難不死還成功結丹,徐道人高興還來不及,一時也不與譚向川為難了。

    正當南北蒼炎派出現難得一見的和諧景象時,元蠡真人閉緊雙目,神色凝重,撒開神識,感知起附近的靈力異動。蹊蹺的是,憑他接近元嬰中期的感知能力,他竟然仍未搜索到那個可疑人物。元蠡分析認為,要能做到悄無聲息攔下那枚暗器,修為應在元嬰以上;攔下暗器的同時竟還能瞞過他的法眼,那么,對方的實力可能與他的在伯仲之間。但在場眾人的修為,最高也就是穆陽那幾個弟子,也只在金丹圓滿及以下,而且,當時他們的反應,他都看在眼里,不可能是他們。

    莫非對方修為竟高于他?元蠡真人想到另一種可能,很快又否定。南露華洲的修士,排得上號的,都是成名已久的,他也都認得,都不像。近期也沒有聽說有外來高階修士進入南露華洲界內——不對。元蠡真人忽然想到不久前聽到的一個傳言,心中一動。傳言中,那對主仆不就是從南安城傳送到離這不遠的焦石鎮嗎?那么,他們就極有可能造訪蒼炎派。

    他將譚向川召過來,問道:“你們這里,最近是不是來了一主一仆,主子是個十七八歲模樣的小姑娘,仆從則是個很厲害的傀儡人?”

    “一主一仆,傀儡人?”譚向川其實聽到些傳言,但他并未照實說,“不曾見過。”

    元蠡冷了臉色,繼續問道:“那你聽說過嗎?”

    “也不曾——”

    元蠡冷哼一聲,打斷他的回答,并猛然傾身過去,用冰冷的口氣低聲警告道:“別想著耍小聰明。向川師侄,我高興給你的,才是你的。我若不高興了,那些,不管是人還是物,都沒必要存在了。明白嗎?”

    “明……白……”譚向川壓抑地應道。

    “現在,重新回答我的問題。見沒見過,聽沒聽說過?”

    “晚輩確實沒有見過,但,耳聞過一些傳言,因只是耳聞,便不敢胡亂報給真人聽。”

    “什么傳聞?”

    “兩個多月前,我曾聽見弟子談笑,言及大師兄的弟子帶了一個小姑娘和一個傀儡人,上了第五峰。但現在兩個多月過去了,不知他們是否還在此停留。”

    “沒有下一次。”

    聽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元蠡站直身子,面色又恢復了平和。他將視線轉向徐道人和趙通天那邊,示意譚向川過去交涉:“去跟你的好師兄說,本真人要見見那個小姑娘和那個傀儡人,讓他把人交出來。”

    “……是。”

    譚向川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過去,艱難的對徐道人開口:“師兄,聽說你們這兒來了兩位貴客,不知……可否引見一番?”

    “貴客?什么貴客?不知所謂。貴客沒有,不速之客倒是一堆。”徐道人回答。

    “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還有一個傀儡人。我聽下面的弟子說,是吳瑋師侄帶回來的。上門就是客,我作為長輩,也該見見他們——”

    “沒有!”徐道人不耐煩地打斷。雖然他不知道譚向川打的什么主意,但方才那一番說辭實在勉強。他也向來懶得跟厭惡之人虛與委蛇,轉開視線,趕蒼蠅一樣朝他揮手:“通天已經成功結丹了,你們趕緊滾。別想再找借口繼續賴在這里。”

    趙通天就在一旁,他們的對話他聽在耳中,立時便明白譚師叔要找的是林師妹跟她的傀儡人。其實他是知道林有道所在的方位的,估計也是在場唯一之情的人,畢竟他親眼看到林零一怎樣安置它的主人。

    明明人就在附近,師父他們卻并未發現……

    趙通天心中一動,上前插話:“譚師叔找林師妹?”
Back to Top
俩胆必下一毒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