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暖暖沁人心

第二十一章

    離開沙地的時候,暖暖的心跳又不可控制的加速起來,自己到底怎么了啊?暖暖想不通……空氣中沒有了漫天飛舞的黃沙,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緩緩的吐出來,似乎好一點了,雖然離開了沙漠地帶,可是周圍依舊全是土黃色,沒有看到哪里有綠色,這讓暖暖感覺有些壓抑,這周圍看起來就像是星球電影里面的火星一樣,怪石嶙峋,造型奇特,唉不對呀,這里好像是戈壁,對,地上全是各種各樣的礫石,可不就是戈壁嘛。暖暖心里不禁咯噔起來,漠他家不會住在黃土高坡吧!不要啊~~o(╥﹏╥)o~~

    暖暖的細微皸裂的表情并沒有被漠發現,他現在到了這里也就松了口氣,這里已經是部落的領地邊緣地帶了,部落的勇士會每天來巡邏的,也就是說他們很快就能到達目的地了,他跑了幾年,阿爸肯定想他了!

    漠拉著暖暖向前走著,戈壁的路非常不好走暖暖原來穿來的鞋子早就磨爛壞了,現在一直穿的都是自己做的鞋子,雖然底那得很厚,可是走在戈壁的礫石上依舊覺得硌得慌,所以只能慢慢地走,暖暖認真的邊走邊看礫石,不對啊,礫石怎么在抖?不對啊!地震了?暖暖茫然的抬頭看向四周,忽然一個碩大的圓圓的腦袋湊了過來,好奇的看著暖暖,嚇的暖暖一個激靈,驚叫出聲,漠連忙安慰:“暖暖別怕,這個是吃草的龍,不咬人”暖暖驚魂未定,雙眼噴火的瞪著這個二百五十塊的長脖子圓腦袋龍,問候了它祖宗十八代。只見它低頭聞了聞暖暖,歪了歪頭,抬起頭就走了。“……”暖暖無力吐槽了。

    又走了半天,兩人一馬吃了飯,再走半天,終于,終于,終于到了!夕陽無限好,篝火冉新升,萬里長征路,今朝就到了!漠和暖暖眼含熱淚,為啥呢?漠是激動的,終于回來了,我的窩。暖暖也是激動的,終于到終點了,累死我了。忽然,部落內警報聲響起,驟然沖出來好多野人手持長矛和石斧就沖了出來,瞬間兩人一馬圍的密不透風。一個驚訝的聲音在這群野人中發出:“你是雷族長的兒子漠?你是不是阿漠?”不怪族人分辨不出,出門在外好幾年,少年蛻變,實力提升,也更加的成熟穩重,再加上暖暖的修飾,無論是外形還是氣質自然不一樣了了。“是我。”得到肯定的回復,那人便急忙跑去通知了。

    漠摟著暖暖,雙眼噴火,這幫子臭男人一直盯著暖暖猛瞧,她臉上有花嗎!有花也只能是他看!不怪他們,確實是暖暖長的太過耀眼了。夕陽照射在暖暖的頭發上,身上,透著淡淡的金黃色光暈,扎著兩個長長的清純的麻花辮,白凈飽滿的額頭上有些細碎的劉海,下面是彎彎的柳葉眉,一雙美麗漂亮的大杏眼炯炯有神,還透著些許的嬌羞,小巧可愛的鼻子,性感的櫻花小唇,還有那凹凸有致的迷人身材,哪一處不是在誘惑著這群男人呢?暖暖似乎也意識到自己成為了萬眾矚目都焦點,有些害怕的躲到了漠的身后。

    就在眾人心思各異的時候,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就傳了過來,領頭的是一個中年男人,身側還跟著一個跟漠一般大的年輕男人,身后跟著的就是那個去通信的人。“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你走了之后,你阿爸到處找你都快瘋了,他就你這么一個寶貝兒子,你往后可不能讓他這樣為你操心了啊”“叔,我知錯了,不知道我阿爸在在哪里?”“唉,你阿爸病了,一直不好,起不來,族長之位也傳給我了”“什么!阿爸病了?什么時候發生的事,我,我這個做兒子的竟然不知道,叔,抱歉我要去先看我阿爸”“去吧,好好陪陪他,他很想你啊”漠點點頭,輕輕的拉著漠擠過人群,往自家山洞快步走去,阿陽呆呆地看著好兄弟離開,還沒來得及說上話。他牽著的是一個精靈嗎?他聞到了擦肩而過的香氣,一種特殊的香味,淡淡的,沁人心脾,醉人芬芳,阿陽從來就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孩,就像是誤入人間的精靈,他癡了,就這么呆呆地望著她離開的背影……

    暖暖發現,部落所有的人都是住在人工挖鑿的山洞里面,每個山洞口都有一塊巨石放著,據漠說是晚上睡覺的時候堵上會更安全些。暖暖默默地數了數山洞數量,粗略估算部落有兩百來號人,這也叫北方最大的部落?真的假的呀,這個大古大陸人就這么點兒?還是人都集中在別的部落呀?算了改天問問族長不就知道了。暖暖跟著焦急的漠來到一個平凡的山洞口,里面黑黝黝,啥也看不見,跟著漠鉆進去,有股不好聞的味道,暖暖安慰自己,這里是遠古,這里是遠古,待眼睛適應了黑暗后,暖暖依稀看到石地上躺著一個骨瘦如柴的老人,老人?漠的阿爸怎么病成這樣了啊!暖暖也不由得擔心起來。漠含著淚哽咽的喊著:“阿爸,阿爸,對不起,兒子不孝,兒子回來了,阿爸,阿爸你醒醒”冰冷石地上的老人似乎有所感應,他費力的張開了眼睛,迷糊的影子很像他的臭小子啊!“阿陽,你又來看我了啊?我沒事,你回去吧啊”聽到這話,漠不禁崩潰,狠狠地扇自己耳光,眼淚無聲流淌的更多了。“阿爸,我不是阿陽,我是阿漠,您的兒子,您不孝兒子回來看您了!”回應他的是一陣沉默……暖暖忽然看到這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流下了混濁的淚水,“兒啊,你再不回來就看不到我咯”“對不起阿爸,兒子不孝順,讓你生氣了,您起來跟以前一樣揍我吧!”漠哭聲嘶啞,涕泗橫流,這是暖暖從未見過的一面。說真的,她心疼極了。
Back to Top
俩胆必下一毒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