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幻海洗劍錄

第二十一章 樂莫樂兮

    此言一出,大家的眼睛都亮起來。

    蘇念璇看著他們欲聞其詳的猴急模樣,故意賣了個關子,“我十歲之前和一個老師學畫。”

    “剛開始的時候,每天要我畫同一個花瓶。”

    “日復一日,實在是夠無聊的。”

    看著三人迷惑的眼神,她掩嘴笑道:“有時候我便會在紙上亂畫一通。”

    “又或者畫好花瓶后,也會涂抹掉。”

    她伸出修長的手指,指了指對面模糊的墻壁,“那里特意畫了一條大蛇,我覺得一定有它的含義。”

    又指了指面前一團亂線,“然后我發覺這些線條似乎隱藏著一個圖案。”

    蘇念璇的指頭在虛空中順著那些線條滑動,劃出的軌跡隱隱像是一條彎曲的蛇。

    陳無忌等三人恍然大悟。

    蘇念璇道:“不知道我猜得對不對,我想這應該就是這副圖畫的秘密。”

    陳無忌輕輕拍手,“真是令人茅塞頓開!”

    濼洛還有一絲迷惑,“就算你說對了,那我們應該怎么做呢?”

    陳無忌道:“既然是機關所在,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他作了個請的手勢,“吹雪兄。”

    雨吹雪點點頭,伸出食指按在墻上,運動勁力,按照蘇念璇剛才勾畫的位置一路寫下去,墻上的泥土簌簌而下。待他一氣呵成,收回手指,雜亂的線條果然顯現出一條長蛇的樣子。

    這時,在地底深處隱隱傳來轟隆隆的聲音。

    喀嚓一聲,面前線條密布的墻壁現出一橫兩豎的裂縫,兩尺見方的范圍,像一道小門,格格格地沉下去,露出僅能容一人進入的洞口。

    眾人面有喜色,蘇念璇更是雀躍得像個小丫頭,“哈哈哈,我猜對了!”

    陳無忌豎起大拇指,“蘇師妹真是冰雪聰明。”

    雨吹雪的臉上也難得露出笑容,他握著鮫珠,率先走進洞里。

    大家跟著他走了十多丈遠,豁然開朗,又到了一個同樣大小的房間之中。

    房內也是空無一物。

    有了上次的經驗,眾人首先去看四周的墻壁。

    然而這間房里并沒有什么壁畫,只在其中一面墻上突起兩行奇形怪狀的西域文字。

    陳無忌看看濼洛,濼洛翻了個白眼。

    又看看雨吹雪,雨吹雪如老僧入定,無動于衷。

    再看看蘇念璇,蘇念璇皺著眉頭,苦苦思索。

    陳無忌于是問道:“小璇師妹,你認得這些字嗎?”語氣十分恭敬,稱呼也變得親切許多。

    蘇念璇道:“認得幾個。”

    陳無忌大喜,“小璇師妹還真是知識淵博啊。”

    蘇念璇笑了,“只是在宮中見過一本西域文的書。”

    濼洛大為驚訝,“宮中?”

    蘇念璇忽然有些慌張,“那個,那個,我們紅袖坊一向與皇室有密切的關系。”

    眾人哦了一聲,想起她來邊關就是為了幫皇帝編排新的舞蹈。她作為紅袖坊內坊的嫡傳弟子,出入宮中好像不足為奇。

    蘇念璇又急急道:“我只是奇怪,這兩句話好像出自我們中原的典籍。”

    濼洛道:“到底是什么字啊?”

    蘇念璇吟道:“樂莫樂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別離。”

    “啊,這兩句話我在哪里聽過呢。”濼洛面帶迷惑。

    蘇念璇道:“這兩句話出自一本先賢的傳道之書,你看到過,不奇怪。”

    濼洛臉上的迷惑之色不退,“不不不,我肯定不是在書上看到的。”

    “樂莫樂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別離。”陳無忌跟著念了一遍,又湊到墻邊對照,結果發現那兩個樂字顯得特別大,每個字又與墻體之間有著細細的裂縫。

    陳無忌道:“我感覺這些字能按進去。”他伸出手掌,在字體上緩緩摩挲。

    “師兄,別亂來啊。”濼洛大驚失色。

    雨吹雪踱步到旁邊,開口道:“這里好像有道門。”他指著墻角一個長方形的痕跡。

    陳無忌道:“錯不了,但是怎么打開,我看鑰匙還在這兩句話里。”

    三人立即把目光投射在蘇念璇身上。

    蘇念璇有些無奈,“我是連蒙帶猜認得這兩行字,可我也不懂這字里有什么機關啊。”

    濼洛為之氣餒,“那我們豈不是從一個囚籠走到另一個囚籠。”

    陳無忌也嘆道:“看來還是在上面吃沙舒服點。”

    在幽暗密封的環境里呆久了,難免讓人覺得氣悶。

    雨吹雪道:“死馬當活馬醫吧。”說著一掌拍在第一個樂字上。這個字猛地陷進半寸又彈起,不知道從哪里發出了咚的一聲響,久久回蕩在房間里,把大家嚇了一跳。

    濼洛握緊鏈子勾鐮刀的刀柄,略帶不滿說道:”雨大師,你真是唔聲唔聲,嚇人一驚。“

    雨吹雪一臉茫然。

    陳無忌道:“她在說你莫名其妙,嚇人一跳。”

    雨吹雪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頭頂,“我這不是試試看嘛,總不能在這等死啊。”

    蘇念璇眉目一展,“等等,我好像得到了一點啟發。”

    陳無忌精神一振,“好好好,你慢慢想,不要急。”

    雨吹雪和濼洛也立即轉憂為喜,充滿期待地看過來。

    蘇念璇喃喃自語,“樂莫樂兮,樂莫樂兮。。。。。。”

    她一邊念著這幾個字,一邊走來走去,忽然鳳目發光,“難道這里的機關和音樂有關?”

    “欸,等會,我好像想起了什么。”濼洛大叫一聲。

    大家迅速投來注視的眼神。

    濼洛想了一會,“蘇師姐說到音樂,我就想起來了。”

    “我想起這兩句話是在哪聽到的了。”

    “我們鳳凰谷來飛沙關換防,比你們其他門派都要早。”

    “那會天天去煙雨樓飲飲食食,沒多久就和掌柜的混熟了。”

    “就是那個白胡子老人啦,別看他現在除了在柜臺打打算盤外什么都不干,話也不多一句。”

    “其實那時候他經常會在院子里哼一首歌,其中有兩句歌詞就是這個!”

    “樂莫樂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別離!”

    蘇念璇喜出望外,“濼師妹,你還記得這兩句歌詞的調子么?”

    濼洛咧著嘴,從牙縫里倒吸一口涼氣,“我盡量。”

    她用手打著拍子,側著頭,拼命在記憶深處撈出某一個時刻。過了半晌,她有些猶疑地輕輕哼了一小段。

    “大概是這樣,我不太確定。”

    蘇念璇卻欣慰地點著頭,“這是西域的一首牧羊的歌謠。我在宮中學過。”

    她忽地跳起來,纖纖玉手幻化出數道掌影,飛快地按了一遍那十四個字。

    除了兩個樂字,兩個悲字,和一個生字,觸碰之后房間內會傳出沉悶的響聲,其他字按下之后沒有任何動靜,無聲無息。

    蘇念璇放聲大笑,“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明白了!”
Back to Top
俩胆必下一毒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