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神在塵中

第十三章 欲望空間

    “什.......什么意思?”面對著突如其來的機遇,李易文此時已經懵了。

    得到大師相傳武技,這種俗套的故事他早已在兒時的時候聽膩了。

    他依稀記得在日落西山之時,幼年的他在一整日繁忙的練功之后坐在母親腿上,聽著一個又一個世間豪杰俠士的故事,天鵬——葉赤鵬,釋拳———徐稅平,還有天仙界遺留下來的傳說,此人名已不可考證,其實力已至圣仙巔峰,天仙在他手中宛如螻蟻,但因遭友人背叛,生死未卜。

    “說不定,哪一天,易兒你會得到這些人的真傳呢!”每次說完這些讓他崇拜至極的人們的故事時,母親總會捏著他的鼻子,打趣地逗著他,兩眼中滿是笑意,一對美目卻也快笑成了一條縫,因為發笑而緩緩顫抖朱唇之中顯露出的是對兒子的溫情。

    李易文也記得他在那太陽的最后一絲光輝的照耀下說出的誓言。

    “我不要靠他們!我要靠自己!”

    那時候的他是那么的純真,在那一抹最后的陽光下,身后的影子好像跟他當時的豪情壯志一般,無限地延伸,伸向那世界的盡頭。

    李易文就像是短路了一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聽著少女因為喘不上氣而變得急促的呼吸,感受著自己不斷顫動的雙手,他不知道為什么會被青睞,也不知道代價是什么。

    “為.....為什么?”

    良久,就連那少女也看出來李易文的不對勁,變得肅穆了起來。

    在死寂一般房間內,李易文唯一能夠聽到的,就是他胸膛中那心急促而猛烈的跳動聲,就像那炸彈一般,好像隨時都有可能破胸而出。

    “你是靈劍山太上長老李鵬浩的孫子李易文對吧。”

    “是.......是的。”

    “你爺爺年輕之時救急蒼生,這天英城主國靈銀國不知有多少人被他所救.......我亦是其中之一。”

    “!!!”

    “呵呵,很震驚吧。有些時候緣與業就是這樣,命運......亦是如此。”懶散男子說出此話過時竟流露出了一絲落寂,又有一絲悔恨,更多的卻是頹廢。

    “先生?你沒事吧?”

    “沒事,我們回歸正題。”

    這句話剛剛出口,李易文就好似聽到了一聲鐘響,好似那發自靈魂深處的渴求之聲,就像是心與欲望的共鳴。

    接著,他感到眼中經過一股熱流,就像是血液在眼中流淌一樣。

    一陣白光閃過,和每一個走出漆黑的山洞的人見到太陽時一樣,李易文感到雙眼刺痛,難言的痛苦使得他用雙手遮住眼睛,企圖將那白光隔離在外,不讓自己收到一點侵蝕。

    然而那白光卻變得愈發猛烈,李易文越是反抗,它就越是光芒四射,就像是有無數鋼針在刺穿他的眼睛,扎在他的眼珠上。

    李易文想要發出慘叫,他想要宣泄出來,但他卻無法張開他的嘴,此時此刻的他除了能夠感受到那鉆心之痛之外,就像是個斷線木偶一般躺在那。

    他知道,他曾經所想要的視覺正慢慢地回到他的身上,但是當他面對這痛苦時,他不禁有絲遲疑。

    在這痛苦之下再度獲得的視覺后呢?

    又怎么?

    他已經背棄了家人,未來也是獨自一人在這名為世界的荒原上想行尸走肉一般前行罷了,擁有了視覺又能改變什么呢.......

    還未等他想完,白光已經開始漸漸地消散,眼睛痛覺也隨著那那白光的消散變得緩和了下來。

    當白光真正消散后,他才遲疑地放下了手,在緩緩放下手的過程中,他咽了咽唾沫。

    哪怕之前的想法是多么消極,也無法抵擋住他現在的欣喜。

    他終于可以看見了,看到這收留了自己的屋子,自己那早已傷痕累累的雙手,以及.....

    拯救了他的她。

    他緊張地咽了咽唾沫,隨即堅定地咬了咬牙,快速的放下了雙手。

    接著......

    一張滿嘴胡須的男人的臉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邋遢的胡須中摻著一絲酒滴,頗有些褪色的衣服明顯過大拖在地上,雙目間盡是懶散以及頹廢,卻也暗暗藏著一絲衰竭的英氣。

    “先......先生?”

    李易文遲緩的問道,他假裝著這并不是一個疑問,只是一個普通的招呼而已...... 但是很明顯,事與愿違。

    “嗯”頹廢男子點了點頭,繼續用他那毫無生氣或者說沒有一絲動力的雙眼看著他。

    李易文舔了舔早已因為干燥而有些開裂的嘴唇,開始環視著周圍。

    這不是那個房間。

    李易文意識到這并不是他之前所在的房間,這里沒有天空,上空是一片漆黑的,空無一物,而腳下亦是如此,他就像是懸浮在空中一樣,這個世界就像是準備被投放垃圾的垃圾桶一樣明明沒有一點異物,卻是那么容易激起李易文內心最深層的厭惡。

    “空無一物對吧?”頹廢男子張口了,沒有一絲預兆,他漫無目的地在這虛空中行走著,“這就是你的欲望空間。”

    “欲.......欲望空間?”

    “別打斷我。”頹廢男子皺起了眉頭,滿臉不耐煩地看著李易文,接著他轉過了頭去,繼續一邊慢走一邊說了起來。

    “這就是你的欲望空間亦是你的精神世界,看看,空無一物,就像是一塵未染的桌面,又像是剛剛被倒去垃圾的垃圾桶。”

    說完男子停止了慢步,反倒是肅穆地看著李易文。

    “這就意味著你自己都已經失去了生的欲望了不是嗎?李鵬浩之孫,靈劍山的李易文?”

    撲通!

    李易文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猛烈的跳動,他的靈魂也隨之顫動,他在恐懼,他在迷茫。

    “連最初也是最終的欲望也沒了,難怪這里的天空也是一片暗淡呢~”頹廢男子饒有興趣地看著這片空間 “你連自己的道都沒走出來吧。”

    “道.....?”

    瘋了!眼前這個人瘋了!

    自己連天仙都還未到,何談走出道來?

    “你在質疑我。”男子露出了微笑,看著李易文那滿臉驚詫,他竟打趣地笑了,“你為什么將道看的那么的遙不可及,此道非彼道,此道亦是道。至于道的格局如何,那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你的爺爺實力并不在我之上,但當時他著實救了我一命,我也換了他一報,他有了自己心中的道,多年后他背棄了自己的道,現在他的“果”就要到了,在他的“果”未到之前,我想再幫他一次,我要幫你找到你的道,就靠我這功法,也要靠你自己的欲望。”
Back to Top
俩胆必下一毒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