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修行模擬器

72 搶豬

    這個世界的人類歷史,分為古代和現代,而大滅絕時期,便是古現代的分水嶺。

    大滅絕之前是古代,之后是現代。

    滅絕了什么?修士!

    前后大約五十年之間,修士幾乎死絕,而普通人也死亡過半。至于原因,眾說紛紜,各執己見,到了今天也沒定論。

    有人說是致命疾病導致的,當時突然出現了一種病毒,傳染性極大,快速蔓延,由于醫療水平很落后,無法根治,也無法預防,才引發了后來的災難;

    也有人說是正魔大戰導致的,當時魔門勢力龐大,試圖統治世界,與各路正道勢力展開了持久而殊死的戰斗,最終雙方同歸于盡,而普通人受到了波及,死傷慘重;

    還有人說是怪獸之皇導致的,當時怪獸千奇百怪,不知怎么,居然進化出了怪獸中的霸主、生物界的皇帝——獸皇,據說,獸皇是有史以來最完美的生命,在獸皇的帶領下,怪獸反攻人類,可惜失敗,有傳言,殺死獸皇的,就是第一任邦主。

    上述的三種說法,算是主流觀點,可信度較大。

    另外的一些非主流的小眾觀點,比如隕石撞擊、外星人侵略之類的,相信的人不多,只當笑話看。

    250年前,大滅絕基本結束,人類休養生息,開啟了工業革命,此后科技飛速發展,正式進入現代社會,因為科技樹點歪,所以沒有熱武器。

    而修行,重新煥發了強大的生命力。修士,又一次登上了歷史舞臺,主宰人類世界。

    東方潤有時候會想,這個世界如果發展出熱武器,還有人熱衷修行嗎?實力再高,一槍撂倒,有什么用?普通人掌握了熱武器,至少有資本對抗修士,不像現在,只能任人宰割……

    這種想法毫無意義,即便沒有修士,即便擁有熱武器,大部分人也只是普通人,也只能任人宰割,好比地球……

    在哪都一樣!

    不想了,無聊,也沒用。

    東方潤和花逐月,接著尋找鐵齒野豬。

    “咕嚕嚕——”

    前方傳來低沉的豬叫。

    東方潤拔出匕首,嚴陣以待。

    怒氣值9點,剛才被撞,加1點怒氣。

    花逐月退開了幾步,且看這次天才學生機不機智。

    咚咚!

    又一頭鐵齒野豬兇猛跑來,四蹄狂奔,震得大地發聲。

    “我砍!”

    東方潤揮起匕首,刺向野豬的頭。

    鐵齒野豬張嘴,咔嚓一聲,咬斷了匕首。

    “劣質產品害死人!”東方潤大叫。

    野豬猛撞。

    東方潤急忙閃開,一甩手,扔出斷掉的匕首,擊中了野豬頭。

    怒氣值10點。

    野豬有點痛,不過無大礙,繼續用腦門拱人。

    連接游戲手柄,東方潤施展《基礎拳法》,大戰野豬。

    砰砰!

    他連續兩拳打中野豬頭。怒氣值仍是10點,多于10點的怒氣不算。什么?不算?虧了虧了!

    野豬有點懵,不過還能再戰。

    怒氣Max!放大招!東方潤使出十連殺拳!

    砰砰砰……

    野豬被打飛,在空中轉體360度,轟然砸地,激起一地的沙土。

    東方潤不滿足,跳過去一腳踢翻野豬,讓野豬四蹄朝天,他一陣拳打腳踢,狂毆脆弱的豬肚。

    野豬被活活打死。

    “呼呼——呼呼——”東方潤累得喘粗氣,后退兩步,叉腰休息。

    擊殺鐵齒野豬,獲得積分100點,共有積分116點。怒氣值6點。

    花逐月暗中注意周圍,防備著黑帽女再來搶豬。

    ……

    休息五分鐘,東方潤恢復了不少體力。

    “這豬……”他說。

    “帶回去。”花逐月說。

    “怎么帶啊?”東方潤說。

    “你來扛。”花逐月說。

    “放我自行車后面?那你坐哪?”東方潤說。

    “……休想擺脫我!”花逐月很警覺。

    “你說什么啊?”東方潤皺眉,“是你說帶豬回去的。”

    “那你看著辦。”花逐月換了說法。

    “要我說,就是老師和豬二選一,帶老師就不能帶豬,反之亦然。”東方潤攤手。

    “怎么感覺你在罵人?”花逐月說。

    “我沒有。”東方潤說。

    “這還用選?”花逐月反問。

    “那我選豬。”東方潤說。

    “你敢!”花逐月驚叫。

    “看吧!我說什么來著?還說讓我看著辦,呵呵!”東方潤皮笑肉不笑。

    “我是你老師!”花逐月強調。

    “嗯。”東方潤活動著身體四肢,“我們回去吧。”

    “走。”花逐月說。

    兩人往回走。

    唰!

    黑帽女再次出現,揮手拿走野豬,又跳走。

    “一頭豬你也搶?”東方潤大惑不解,高聲發問。

    黑帽女不回頭,更不會回答。

    花逐月想追,但沒追,一頭豬而已,被搶就被搶唄!她是在乎一頭豬的人嗎?相比那頭死豬,身邊的天才學生更重要啊!

    “想錢想瘋了吧!”東方潤大搖其頭,自語著說。

    “兩頭豬,五千塊,給你你不要嗎?”花逐月隨便算了算,算得準不準另說。

    “我要啊!問題是我能帶走五千塊但帶不走兩頭豬。”東方潤說。

    兩人邊走邊聊。

    “你的拳法不行。”花逐月說。

    “上次你還說我拳法漂亮。”東方潤說。

    聞言,花逐月停下腳步。

    “怎么了?”東方潤詫異,也停下。

    “我沒說過。”花逐月說。

    “哦,是你妹說的。”東方潤笑了起來。

    “我妹?”花逐月沉吟。

    東方潤心念一動,他第一次碰見的口罩女到底是不是眼前的老師?原來他很確定,是;后來問了老師,老師硬說是她妹,不過他依然確定,是。

    可到了眼下,他反而不確定了,因為時間太長,記憶模糊了,又因為出現了黑帽女……

    太亂了!他用心整理。

    如果老師就是那個口罩女,為什么不認?理由很簡單,怕他追問西門甫去哪了,當時西門甫奄奄一息,后來失蹤。根據他的查探,西門甫可能被火化……

    他忽然有了一個恐怖的想法,西門甫的下場,會不會和那個一樓跳樓男的老婆相同,都被怪獸吃掉?

    這是懷疑老師飼養怪獸啊!老師是魔門余孽?不能吧!丘山修行學院的院長會去擔保魔門余孽?說不通啊!

    不,或許院長不知情呢?又或許,老師說謊呢?院長根本沒去擔保?
Back to Top
俩胆必下一毒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