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返回2006

第159章 咱們做一個交易?(1000月票的加更)

    碼完一章稿子,孫全扭了扭脖子,摘下戴在耳上的耳機,起身下樓,不是偷懶,只是想去方便一下。

    但他從樓梯上下來,無意間一掃前廳,卻意外看見那個湘妹子張蕊,她此時正坐在一張餐桌那兒吃著一份黃燜雞米飯。

    手邊還放著一罐王老吉,倒是會享受。

    她怎么來了?

    孫全心里嘀咕,下意識往前廳那邊走兩步,目光在前廳四處掃來掃去,他在找袁水清,他以為是袁水清帶張蕊來的。

    畢竟,張蕊來到M市,還從沒來過他這店里,所以如果不是袁水清帶她來,她應該不認識路。

    然而孫全目光掃遍整個前廳,都沒找到袁水清的身影。

    “老板好!老板你要喝茶嗎?我給您去泡一杯?”吧臺里的收銀員張娟娟看見孫全,馬上堆出笑臉,快步過來低聲詢問孫全。

    看得出來,這妹子平時應該不常拍老板馬屁,因為她在說這番話的時候,臉頰竟然發紅。

    “不用!我不渴,你去忙你的,哎!對了,我女朋友沒來嗎?”

    孫全擺擺手,本來是要打發她回工作崗位,卻忽然想起來問她袁水清來了沒。

    張娟娟茫然搖頭,看了看前廳幾個客人,“沒有呀!”

    而這時,原本正在低頭吃黃燜雞米飯的張蕊忽然抬頭望來,一眼看見孫全,她雙眼立時一亮,當即放下筷子,隨手抽了張紙,胡亂擦了下嘴,就起身小跑到孫全面前,笑著抬手打了個招呼:“嗨!好久不見!我聽清清說你在這里開了一家味道不錯的黃燜雞店,嘿嘿,正好我今天上午沒事,就過來嘗嘗!不錯!不錯!你這里的黃燜雞味道確實跟清清說的一樣好吃!”

    按理說,被一個認識的小美女這么夸,孫全應該高興,并且還得謙虛幾句,順便感謝人家的夸獎。

    但他此時臉上卻殊無笑容。

    不僅沒笑,還皺眉打量面前的張蕊。

    因為他覺得這湘妹子今天的態度很反常,是吃錯藥了?還是早上起床的方式不對?

    這妹子之前對我不是很不愛搭理的嗎?今天這么熱情?特意來照顧我的生意,還特意跑到我面前夸我店里的菜好吃?

    沒病吧?

    心里轉著這些念頭,孫全淡淡笑了下,“你滿意就好,水清呢?她今天沒來?”

    張蕊:“她在上班呀!”

    頓了頓,她瞥了眼已經回到吧臺里面的張娟娟,然后忽然上前半步,神神秘秘地對孫全勾了勾食指,等孫全皺著眉頭微微湊近一些,她馬上壓低聲音說:“你現在有空嗎?跟我出去一趟?我有點事跟你商量!”

    孫全眉頭依然皺著,眼神古怪地看著她。

    張蕊見他沒有馬上答應,她眉頭也微微蹙了下,趕緊又低聲補充一句:“放心!是好事!關于清清的!”

    關于袁水清的?

    孫全表情微動,微微遲疑,點了下頭,“行,那你等我一下!”

    “干嘛?”

    張蕊疑惑。

    “不干!”

    骨子里就有不正經基因的孫全隨口接了句,轉身就去了衛生間。而張蕊等他進了衛生間,才終于反應過來他剛才那兩個字是什么意思,立時就翻了個白眼,低罵一聲:“神經!”

    片刻后,孫全從衛生間出來,洗了洗手,走進大廳,見張蕊還在吧臺旁邊等著,他對她偏偏頭示意,自己已經先往門外走去,張蕊立即跟上。

    走出店門,站在街邊,孫全站定腳步,扭頭問她,“說吧!什么事?”

    張蕊下意識回頭看了眼店門,表情猶豫,看向不遠處的M大學校門,提議:“要不咱倆去你母校里面說吧?這個時候學校里正在上課,應該比較清靜。”

    孫全表情不渝,他不大想跟她一起去逛母校。

    “就在這里說不行嗎?”他問。

    張蕊搖頭,“這里說不方便,嘿!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呀?這么磨磨唧唧?我真是搞不懂了,清清怎么會看上你!”

    嚯,還用上激將法了?

    天天玩文字賺錢的孫全還真不怕跟人斗嘴,這不,張蕊拿話刺他,他隨口就反擊了,“呵,你不知道水清為什么會看上我,我卻知道你為什么會被兩任前男友甩!”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

    身子嬌小的張蕊當場就被氣紅了臉,緊緊咬著嘴唇氣呼呼地瞪著孫全。

    一副想撲上來咬死他的架勢。

    別說,孫全看著還真有點怵,于是他撇撇嘴,往母校那邊偏了偏頭,“走吧!你不是要去我母校說嗎?還杵在這干嘛?”

    說完,他已經轉身向校門方向走。

    張蕊忽然對他背影皺了皺鼻子,鼻腔里發出一聲冷哼發泄心中的不滿。

    當然,她這副表情,孫全就沒看見了。

    ……

    M大學的校門不難進,雖然門旁也有門衛室,但門衛室里的門衛多數時候都只是一個擺設,很少會攔住人不讓進。

    正門肯定是關著的,兩邊的側門則敞開著,任由人通行。

    孫全領著張蕊很順利地進到校園里面,這是孫全的母校,對這校園,他自然很熟,輕車熟路就將張蕊領到一處僻靜之地。

    而且這個地方距離校門還很近,但卻有一片竹林擋著,從外面看不見里面,從里面也看不見外面,不熟悉這里的人,是很難找到這里的。

    不僅僻靜,這里還有一張石桌和幾只石凳。

    孫全隨意在一只石凳上坐下,也不請張蕊坐,低頭掏出煙盒點了支,而張蕊也不是拘謹的性子,她已經在孫全對面坐下。

    孫全叭了口煙,抬眼望她,微微抬了抬下巴,“說吧!這里夠安靜了吧?”

    張蕊環顧四周,表情滿意,微微點頭,“嗯,還不錯!你帶清清來過這兒嗎?”

    孫全眉頭微皺,語氣略顯不耐煩,“小阿蕊!你有事說事,別東拉西扯!”

    “脾氣這么差!清清怎么會看上你?”

    嘀咕著,忽然見孫全面色不善,張蕊馬上堆出笑臉,抬了抬右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孫全有點無語,催促:“到底什么事?你說不說?不說我走了啊!”

    “我說我說!別這么急嘛!唔……我問你呀,你是不是很想把我從清清身邊弄走呀?”

    張蕊笑嘻嘻地問。

    孫全冷笑一聲,“你說呢?”

    張蕊呵呵直笑,俏皮地對孫全眨了下左眼,上身微微前傾,笑瞇瞇地又問:“那……咱們做個交易吧!你同意呢,以后你想跟清清約會的時候,我就不纏著她,也不搗亂,怎么樣?有沒有興趣呀?嘻嘻。”

    孫全看著她的笑臉,眉頭皺得更緊了,“什么交易?”

    他決定先聽聽看。

    張蕊嘴角微微上揚,“很簡單!我對你那個班長鄺龍飛有點興趣,你幫我創造機會,讓我多一點跟他獨處的時間,我就可以保證以后絕對不干擾你和清清的約會!呵呵,這事對你來說不難吧?”

    孫全眼睛瞇了瞇。

    張蕊這個條件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這妞竟然對鄺龍飛有興趣?

    “他對你有興趣嗎?”他忽然問。

    如果鄺龍飛對她也有興趣,那他倒是不介意成人之美。

    但張蕊卻搖了搖頭,“沒有!他現在應該對我還沒有興趣,我約他幾次了,他都不愿出來跟我約會,所以我才來找你呀!你不知道,剛才我去你店里的時候,他明明就在吧臺那兒,但卻在我進去找他說話的時候,他忽然起身說要出去辦點事,當場就走了,把我一個人晾在那兒。”

    說著,張蕊小嘴巴撅得有點高。

    而孫全的嘴角卻聽得揚起來。

    莫名就有一種小爽的感覺,心里似乎有一個聲音在說:該!報應!你也有今天?

    當然,他沒把心里這個聲音說出來。

    想了想,孫全又叭了口煙,瞇眼問她,“就這個條件?”

    張蕊點頭,“對!就這個條件,怎樣?成交嗎?”

    孫全起身拍拍屁股,往回走,丟下一句:“等我回去問問他的意見再說,他要是對你真的沒一點興趣,這個交易就別提了!我可以找他做僚機,但不會強迫他跟你真的交往!”

    張蕊坐著沒動,嘴角卻撇了撇。

    “跩什么跩?”

    ……

    回去的路上,孫全想想剛才張蕊說的事,還有點想笑,這湘妹子還真有點意思,鄺龍飛給他做僚機,跟她搭了幾句話,她竟然就對鄺龍飛來了興趣?

    她不是也剛失戀嗎?這么快就走出來了?

    還是說……她上一份戀愛根本就沒有認真?

    一段感情里,如果認真投入了,分手后,是不可能這么快就走出來的。

    對此,孫全深有體會。

    他覺得像鄺龍飛最近的狀態,才是一個失戀之人該有的樣子。

    張蕊?不像!

    回到店里的時候,孫全看見鄺龍飛正坐在吧臺旁邊喝茶,看見他回來,鄺龍飛無奈一笑,順便往孫全身后看了看,“那個小阿蕊沒跟你回來?”

    孫全輕笑搖頭,走近之后,他拍了拍鄺龍飛肩膀,笑道:“班長,厲害啊!魅力不減當年啊!那個湘妹子竟然倒追你?我怎么就遇不到這好事呢!哈。”

    鄺龍飛失笑,“還不都怪你?要不是你讓我給你當僚機,我能惹上這個麻煩?”

    孫全莞爾,“那你對她什么感覺?要不要試試?”

    鄺龍飛直搖頭,“拉倒!我早說了我現在不想再談戀愛,你別害我!”
Back to Top
俩胆必下一毒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