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輕熟競技場

第一百零七章 踏板

    如果目光能殺死人,那我覺得郭諾此刻的眼神絕對可以媲美帶著消音器的PPK手槍,能立刻有效擊穿常雨林的大腦。而此刻郭諾臉上帶的那點冷漠而詭異的笑容,便正如消音器一般,完全無法掩蓋半點敵對的本質。

    “五月,咱們走吧!”終于,郭諾沒再說什么,卻轉身向我伸出了手。

    我沒和他牽手來,也不打算和他牽手離開,但我知道,如果此時拒絕他,恐怕郭諾會被常雨林在心里嘲笑一輩子,而這對于正在幫助我的他來說,似乎不太公平。無奈之下,我還是牽住了他的手。

    躲開常雨林駐足而望的片刻呆滯,我以最快的速度坐上了郭諾的車。回高喚家的路上,我倆沒說一句話。

    “回來啦!餓了有外賣,我起晚了還沒做飯。”高喚語氣輕松地接受了我的回歸,她正在用電腦瀏覽著什么,連頭都懶得回,好似并不關心我去了哪里一樣。

    “喚喚......”我忽然從背后抱住了正在用電腦的高喚,這是自打姥姥去世以后,我第一次感覺身邊還有親人在,還有人不求任何回報,不會以或居高臨下地態度審視我,或以感情為籌碼地和我談判。

    “喚喚,我今天去找了范霜霜,她說和常雨林之間什么都沒有,之前都是騙我的。我還去見了王艷飛,常雨林逼她后天向我說明一切真相,原來Anna對我坐牢的事情也有功勞。”我仍抱著高喚,感受著她的溫暖。

    高喚的手離開了鼠標,她轉頭看著我,“又和Anna有關?王艷飛為什么不能今天把一切說出來?”

    “我不知道,也許因為當時還有她婆婆和郭諾在場吧!她婆婆現在主事吳家,看起來很不喜歡王艷飛。王艷飛肚子里的孩子應該也不是吳辛的,她就是因為謝玉涵知道了這件事才下手然后嫁禍給我。”我頓了頓,總算能接受欣姐出賣我的事實,“常雨林還調查出,王艷飛當時先收買了欣姐,引我入局,再讓她妹妹親自對謝玉涵下了手。”

    高喚點了點頭,“原來王艷飛早就部下陷阱要害你,但這個局聽起來可不小,興許她單獨見你的原因是想把同伙供出來。”高喚似乎也需要些時間消化下這么多的信息,她咬著嘴唇盯著桌面看了一會,忽然繼續道:“常雨林對你很上心啊!他今天能查出的這些東西不是三天兩天能搞到的,證明他早就著手為你復仇了。”

    高喚的話讓我心里一酸,我何嘗不知道今天的一切皆因常雨林的籌謀。但,我和他之間,還有太多其他的問題。

    “高喚,我......”

    “我要去美國了。”高喚用下巴朝電腦屏幕的方向點了下,“抖森有了新女友,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

    我的話被瞬間噎了回去,整理了一下思路,我還是直接問道:“高喚,你不覺得自己這樣太執著了么?他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他和現在的女友感情如何,興許等你飛到美國的時候,正好傳來他們訂婚的消息呢?”

    高喚笑了笑,一縷卷卷的頭簾劃落在臉頰邊,我不知道還有誰,能如此刻的她一般,既凄美又自信。

    “五月,既然是報道,那就和事實有一定的差距,我不親自去了解,怎么知道他們的感情到底怎么樣?而抖森如果沒看到過我,又怎么知道不會喜歡我?我知道自己有點癡人說夢,可既然年輕的同義詞是‘嘗試’,那我又有什么可怕的?難道你不覺得中國的輕熟女要比國外的熟女更有味道,更耐看么?”高喚說著提溜著頭發簾做了個惡心人的嫵媚造型。

    “哈哈哈!好啦好啦高大小姐!我真是怕了你了!”其實我心里想說的是,高喚真棒,我很服氣你!

    “五月,在我走之前我還有幾件事想做。”高喚突然嚴肅起來,嚇得我也立馬坐正。

    “第一,我希望你未來再去主動見一次常雨林,兩個人,單獨的,平心靜氣地聊一聊。第二,后天你見過王艷飛以后,我希望你能考慮和霜霜一起吃個飯,就我們仨。”

    高喚的提議在意料之外,卻在情理之中,“好,還有沒有第三點?”

    “呵,你也想到了Anna是吧?”高喚握住我的一只手,“我不知道王艷飛要告訴你的事情會有多糟,所以現在我們先不提第三件事,好吧?”

    “好!”雖然知道不可能,但誰不想要個大歡喜的結局呢?

    我心里記掛著后天和王艷飛見面的事情,夜里幾乎沒合上眼,因為只要閉上眼,鐵窗內的一幕幕便開始在腦海中游蕩,而所有的畫面飄過之后卻又會定格在常雨林與張越岑刊登在報紙上的那張結婚照。

    原來我很在意他有妻子么?難道自己不是個愛情至上主義者么?形式什么的......好吧,也許形式并不重要,但如果一個男人連形式都不愿意給你,你又指望他給你什么呢?

    一晚上,我根本無法入睡,被自己,或者準確的說,被對常雨林產生的無法抉擇的情感折磨得萎靡不振。

    “你怎么回事?昨晚沒睡覺?”高喚為我做好了早點又準備去超市購物,用她的話說,不給我存點余糧,真怕我怕把自己餓死而害她的高級公寓倒賣不出去。

    “我不知道該不該給常雨林一次機會。”我感覺頭重腳輕,同時餓得有氣無力。

    “噗”,高喚很不客氣地噴出一小口咖啡,“你沒事吧?你應該琢磨常雨林要不要你好么?”

    我回報以怒瞪的美目,“啥?!是我甩了他啊!”

    “可人家有的是女人,他還來不及傷心呢,就有人打破頭占你空出來的地方,你難道指望其他女人把常雨林讓給你?”高喚一副這是事實,姐也無能為力的姿態。

    “那我不會搶啊!”這句話沖出口,根本沒經過我的大腦。

    高喚點頭,“我還以為你打算一躺到底,被所有敵人當踏板踩過去呢!”

    我看著高喚如同一位操心兒女嫁娶的婆媽老母,不由心疼道:“真不知道抖森愿不愿意和你這樣的中國大媽好,如果真好了,怕也要成了怕媳婦的中國大爺。”

    高喚輕蔑地哼了一聲,“男人是干嘛用的?男人是用來調教的!”

    倘若一個人燃起了斗志,那即便就要上戰場與敵人搏刺刀,心里也是踏踏實實的,既視死如歸又充滿希望的踏實。我就在被高喚和自己點燃的決心下踏踏實實地昏睡了一覺,然后第二天又在常雨林的電話聲中驚醒了過來。

    “你怎么不接電話?”聽起來他有點生氣,不過擔心似乎大過了責備。

    我握著電話的手迅速出了汗,“我、我又不知道你會給我打電話。”

    那頭短暫的沉默,“今天不是要去見王艷飛么?我來接你。”

    “啊?你知道我住哪?”

    又是一陣沉默,“你說呢?”
Back to Top
俩胆必下一毒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