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神級影視大穿越

第550章 趕快走

    邁阿密某港口附近,一艘靜靜停泊在水面上的豪華游旁,一道身穿漆黑潛水衣的健碩身影從水中成功的侵入了上來。

    “你確定塞巴斯蒂安肖就在這條船上么?”

    遠處的海面上,一艘水警艦船正在夜色中航行而至,并且在悄無聲息中,數艘沖鋒艇已經載著精悍的水警蓄勢待發,就等著指揮官的一聲令下,便會如離弦之箭般兇猛并快速的撲向敵人。

    “我很確認!”

    聽著郭棟的詢問,查爾斯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遠處燈火通明極為明顯的游艇:“沒錯,他就在那里,他身上的力量磁場十分明顯!”

    “進攻!”

    邊上的指揮官聽到查爾斯再度確認目標就在船上,二話不說立刻就下達了進攻的命令,頓時間,數顆照明彈點亮了夜空,一艘艘橡皮沖鋒艇向著地獄火幾人所在的游艇飛速抵近,也打斷了未來的萬磁王埃里克沖出去刺殺塞巴斯蒂安肖的動作。

    有的時候,就是這樣,因為郭棟的出現,所以大兵們的進攻提前了幾分鐘出現,而就是這短短的幾分鐘,就足以產生很多的變化。

    比如埃里克還沒有沖出來刺殺塞巴斯蒂安肖,也比如艾瑪不僅還沒有發現埃里克,甚至還沒有來得及發現查爾斯的存在進行心靈屏蔽,沖鋒艇距離他們就已經到了槍械的射程之內,激流站出來攤開了雙手,看向那些還沒有感覺到危險存在的大兵們。

    “那你有沒有感應到這個?”

    看著對面激流手中憑空出現,隨后迅速擴大后被丟出來,向著那些沖鋒狂飆去的龍卷風,郭棟轉過頭看向已經傻眼了的查爾斯。

    隨后,在查爾斯等人驚呼上帝的絕望嘆息中,郭棟渾身都燃燒起了熾熱的火焰:“幫我準備一套衣服!”

    隨著郭棟的話音和點點衣物焚燒后留下的焦糊灰燼一起落下,郭棟整個人就如同一直離弦的箭,而且還是火箭一般沖天而起,化作一道赤紅耀目的流星迎著激流的龍卷風直沖而至。

    “那是什么?”

    郭棟模仿神奇四俠中霹靂火的造型,遠比激流的龍卷風在這漆黑的夜晚更加耀眼,在第一時間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特別是當郭棟雙手一左一右揮出兩團火焰,轟的一聲爆開,將已經席卷而至,在下一個瞬間,就會將那些沖鋒艇和其上所載的大兵吞噬的龍卷風炸開之后,更是牢牢地將所有人,特別是塞巴斯蒂安肖的目光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那應該是我們新的同伴。”

    能夠化身火焰以飛行,還能夠丟出能夠劇烈爆炸,并且威力強大到將激流的龍卷風炸碎的火球,這樣的表現很明顯不是普通人,在塞巴斯蒂安肖的認知中,郭棟必然就是他的同類變種人!

    而且還是十分強大,絲毫不弱于自己身邊激流、紅魔鬼以及白皇后艾瑪的強大變種人。

    “等一下,對面居然也有心靈感應者!”

    直到此時,艾瑪才忽然感應到和自己能力相似的查爾斯,立刻上前一步擋在了塞巴斯蒂安肖的身前,面向查爾斯,雙眸之中一片晶瑩璀璨的光芒閃現,一道道肉眼不可見的鉆石棱面,在精神與心靈的世界里構筑成了一面墻壁,將查爾斯的心靈感應完完全全的檔在了外面!

    “去死吧,你這個劊子手!”

    也就在此時,激流被郭棟牽扯住,艾瑪和查爾斯正在進行心靈方面的對峙,紅魔鬼又暫時不在這里,塞巴斯蒂安肖更是背對著自己,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埃里克怎么可能會錯過?

    “什么?”

    聽到身后的怒吼咆哮,艾瑪和激流頓時一驚,轉身驚訝的看向不知道什么時候從轉角撲出來的埃里克。

    而塞巴斯蒂安肖雖然意外卻不驚慌,反而饒有興致的看著埃里克手持鋒利的匕首撲到眼前,將這柄以血腥、殺戮刻上血統與榮譽的利刃,刺在他的心口:“哦?”

    塞巴斯蒂安肖略有些意外中帶著喜悅的,看著眼前自己親手創造出來的完美作品:“小埃里克蘭謝爾?”

    雖然已經時隔多年,當年瘦小怯懦的孩子,已經長成了一個高大魁梧的英俊青年,但是塞巴斯蒂安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孩子。”

    淡定中帶著點點歡喜與回憶的語氣,如果不知道他們之間曾經發生過什么,恐怕會以為二人是多年的老朋友,塞巴斯蒂安肖是埃里克多年沒見的長輩。

    事實上,二人雖然認識了很多年,但是卻絕不是朋友,反而是仇敵不共戴天的那種!

    而塞巴斯蒂安肖雖然無論是從年紀還是當年的某些事來說,都算是埃里克的長輩,但卻絕對不是什么慈愛、和善的長者,而是當初研究他的瘋狂醫生、用血腥與罪惡刺激他成長的惡魔教師。

    最重要的,他是殺死埃里克媽媽的兇手!

    這才是最后為什么埃里克以萬磁王之名接過了他的頭盔,也接過了他的理念甚至班底,卻依舊還是堅決要殺死他的原因。

    “啊該死!”

    正震驚于匕首沒能刺入塞巴斯蒂安肖心臟的埃里克,忽然感覺到腦袋好像被一萬頭野豬瘋狂踩過一般劇痛與混亂,無數噩夢一般的記憶如走馬燈一般不停地清晰浮現出來,讓他同時間飽受著心理與生理雙重的痛苦與折磨。

    “對不起,我感應不到塞巴斯蒂安肖了!”

    雖然艾瑪轉過頭去用心靈能力在埃里克的腦袋里狠狠地來了一下,更是用最粗暴痛苦的手段翻看起了埃里克的記憶,但是她之前布置下的心靈屏障,依舊在牢牢地阻擋著查爾斯的探查,這讓查爾斯驚疑不定、深受打擊。

    因為這是他從來沒有遇到過的。

    心靈能力,雖然一度在他嘴里被稱作是負擔,但是卻無可置疑是他最自豪的,但是今天卻在他最自豪的方面,受到了來自正面的打擊。

    “對面有和我一樣的人!”

    身邊的莫伊拉和瑞雯不解,特別是瑞雯,自幼和查爾斯一起長大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查爾斯的心靈能力究竟有多么強大,怎么現在會突然冒出個和查爾斯一樣的人?

    “什么?”

    查爾斯幾度試圖探查那邊的情況,但是即便他是未來大名鼎鼎的教授,但是卻依舊無法突破艾瑪布置下的精神屏障。

    那是身為同樣擅長心靈能力的同等級強者,再借助另外一種絲毫不弱于心靈感應的能力輔助增幅下施展出來的強大防御。

    雖然在強度、搜索范圍以及心靈對話等等各種方面,查爾斯確實更勝一籌,但是在防御方面,具有鉆石化能力的艾瑪卻也遠剩余查爾斯鉆石的硬度,在某些時候就代表了絕對的防御,無論是物理還是心靈!

    雖然這個絕對二字需要加一個引號,比如再過不久,艾瑪的鉆石化能力在物理防御方面就會被萬磁王打破,但是很明顯,在心靈方面的鉆石化防御,卻不是查爾斯能夠打破的。

    至少不是現在的查爾斯能夠打破的。

    “對不起,看來我幫不上什么忙了。”

    幾次試圖無果后,查爾斯無奈的放棄了繼續以心靈能力進行感應,甚至操控對面的塞巴斯蒂安肖等人的想法,神色復雜的看著半空中化身火人,正在與激流進行龍卷風與火焰對轟的郭棟:“現在只能看他的了。”

    而在查爾斯放棄的時候,和他這個溫室里長大的花朵不同,從集中營、變態實驗和血腥摧殘中長大的埃里克,即便是在挨罵的心靈攻擊之下,依舊還是咬著牙,再次向著塞巴斯蒂安肖刺出了利刃。

    結果卻被全身鉆石化的艾瑪預知到而提前一把抓住,并且反手一掌就將埃里克打飛出去跌落到了水里。

    “n、n、n,艾瑪,我們不應該傷害同類。”

    如此說著的塞巴斯蒂安肖,轉過頭看向半空中渾身赤焰燃燒飛舞在空中,不時扔出一個個火球和激流的龍卷風對轟的郭棟:“我倒是想要和他好好談談。”

    “這個很簡單。”

    艾瑪笑著將目光也放到了郭棟的身上,一道磅礴的心靈念力直沖郭棟而去。

    “不好!”

    如此劇烈波動的強大心靈能力,查爾斯自然不會感應不到,當下立刻就明白了對方的想法,驚呼一聲之后什么都顧不得,立即將手放在太陽穴上,雙目緊閉,以自己最大的能力為郭棟攔截這股試圖控制他的心靈能力。

    “心靈能力的控制么?”

    查爾斯的反應很及時,艾瑪的心靈能力剛作用到郭棟的身上,查爾斯的攔截就隨之趕到。

    雖然即使沒有查爾斯,有著玄黃功德塔在靈臺識海坐鎮的郭棟,也不會被艾瑪所控制。但是驟然的沖擊導致自身的心靈,特別是對身體的控制還是免不了受到波及,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最為直觀的外在表現就是,半空中飛行著的郭棟,突然渾身火焰熄滅,向著底下洶涌的海面墜落而去。

    好在這只是暫時的,只是短短的一個呼吸之后,在瑞雯等人為首的驚呼聲中,郭棟的身上又重新燃起了熾烈的火焰,讓他重新又穩穩的飛在了空中。

    “雜碎們,你們徹底惹惱我了!”

    低頭看著下方的塞巴斯蒂安肖幾人,特別是剛才突然出手以心靈能力偷襲自己的艾瑪,郭棟沒有了剛剛和激流對轟時戲耍的興致,右手高舉過頭頂,一顆火球出現并迅速地膨脹,而且是好似無止境一般,轉瞬之間就膨脹到了足有十數米的直徑并且膨脹還在繼續!

    “該死!”

    看到郭棟如同滅世火神一般的姿態,塞巴斯蒂安肖咬著牙根恨恨的吐出兩個字,隨后對著艾瑪和激流說道:“我們該走了。”

    兩個人不知道他那一句該死,說的是郭棟等下已經可以預計到何等石破天驚的毀滅性攻擊,還是如此強大的同類沒有臣服與他,反而和他站到了對立面去幫助那些普通人類。

    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對說話間,已經膨脹到了三十幾米直徑的巨大火球,兩個人都知道他們確實該走了。

    而且還是得趕快走!
Back to Top
俩胆必下一毒胆